阿渊吧唧吃粮

_(:з)∠)_快乐吃粮喵

九月or十月or十一月大概会送点无料
是太敦中敦还有黑敦相关
不是画画,应该是娃照那种日常写真集明信片叭
时间跨度应该挺长的,有想要的可以举个手,因为我本人吃all敦,请说一哈想要哪对cp,我就塞哪对(木有芥敦)
数量应该不会很多啦,毕竟要的人估计也不多
(*ˇωˇ*人)
(随便塞点图图,占tag果咩)

一个置顶,一个自我介绍

【热爱点小蓝手,最好别关注窝otz】
【此号纯属吃粮和记录脑洞用了,偶尔发东西是小号,原因可以自己翻😩】
【想k列可以私戳啊,热爱担敦敦和小杰滴亲妈们w】
【杰富力士亲爹,中岛敦亲爹,炎真爹,未来大概也会是个果戈里担】

虽说是个敦爹杰爹,但是全员都还是挺喜欢的,只是程度不一样,当然也有几只无感的。
反感拉踩角色的人,发现一个拉黑一个,哪怕你是我同担。
下意识抗拒热门妈,芥妈和奇犽妈,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实在碰到好多敦黑杰黑,都是这几个妈里出来的。这一点我先道歉。
但是实在不想再去认识新热门妈了……心好累

猎人食用cp:奇/西/酷/三美/金/all杰,鼠亥,雷酷,团侠【西伊无感】
文野食用cp:中/宰/芥/黑/涩/果/陀/织/all敦,社乱,坡乱,果陀,陪自家妹子偶尔吃双黑(中太>太中),织太(仅温情向),中安
【天雷:团酷,杰攻,敦攻,芥受】
【炸裂雷:生子(除abo)和过分女化】
【不太吃女装和性转,处于看到没关系但被推荐就有点反感】
【不吃敦bg向和杰bg向,敦镜亲情向吃】
【亲爹粉,拒绝女友粉】

驱魔:拉比兔子后爹,豆芽神田T叔也吃,这几个cp乱嗑。
盗墓:淡坑,已停追小说,吃黑瓶黑,唯一一个可以接受互攻的cp。【拒绝黑花!】
瓶花邪三人乱嗑,算墙头,黎簇他们路人
偶尔食用cp:霄青,磊兰,夏乐,死出>大三角,晓薛,降薛,冰薛
吃单人:颗粒,炎真,奇诺
同时吃海囚和rwby,没cp取向
算n分之一的虫爹粉,基本他写的完结的都看完了,就是大部分都忘了
天醒之路也忘得差不多了,打算重看,厨路平
全职吃蓝河,绝色,蓝桥春雪,不吃叶蓝(早期刚入坑吃过,后来就不接受了),不过也出坑彻底就是了

堆个脑洞1

一个原创角色原创故事,只是个大概
都没有名字,直接ABCDE代替好了
这几个人的故事一直在脑子里蹦跶,想着干脆写出来好了,我不会正式写成正剧,表达能力太差,画也画不出来…
这么做只是为了把他们的事情从脑袋里拿出来点,不然乱七八糟太多了,忘了又觉得有点遗憾
有兴趣可以看看吧,打发时间还是可以的,或者找找灵感啥的


这是个有点玄幻的世界,部分人天生会有特殊能力,各种各样都有。当然,如果天生没有,自然有许多后天的办法,只是个中过程不太好说。

A是个弃婴,这么说也不准确,他的家族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被灭族了。灭族原因也挺常见的,因为他们族的眼睛比较特别,紫色不仅好看,也能治病,之后就不多解释了。
B是个传统反派角色,无恶不作,是个灭了A家族的男人。他捡到A之后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A有很强的自愈能力,或许能源源不断提供眼睛,那他就可以有固定的资金和药材来源。
一个婴儿,从小被关在一个地方,不会说话,听不懂语言,能有多大危害。

所以A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存在。他在毫不自知的情况下,被人工授予了特殊能力,然而人工也不是万能的,他在拥有了强大的自愈能力之后,同时也拥有了很强的破坏力。
但是拥有不代表会使用。自愈能力是被动的能力,破坏力不是,没人教或者是无法训练,再强大也是没用的。

A就被关在房间,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任何人说的话。他所能接受的只有每当能看到色彩的时候,就会有人令他感到痛苦,而他无法动弹,自然也无法反抗。

A觉得活着大概就是这样,虽然他可能并不知道什么是【活着】。

随着成长,A的自我意识渐渐开始丰富,在八九岁的时候,他发现每次当他可以看见房间里的东西时,就会不由自主的颤抖,如果他知道什么是【恐惧】,一切就很好说明了。

即使是这种成长环境,人还是会害怕,会去害怕伤害自己的任何事物。
所以在恐惧到一定时候,就会发生【暴走】。

A的破坏能力失控,摧毁了整个地方,B也就这么凉了。(对,他其实不怎么重要x)
他穿着破烂的实验服跑出了呆了大概八年的地方,看到了除了红色白色以外的色彩,感受到外面有阳光,有风,觉得特别奇妙。
然而下一秒他感到害怕,因为他看得到色彩,看得到说明之后会有人来挖走他的眼睛。于是他自己毁了双眼,用地上的石子堵住空洞的眼眶,自愈能力就算再强大,长时间有异物挡着,也是无法恢复的,因此A这次是永远的失明了。

身无分文也无法交流的孩子,即使自由,同样也面临着更多的困难。
毫无生存技能的A就很普通的倒在了街头。

C是个懒散并且脑回路奇妙的男人,他有个好友D,不过说是好友,他俩关系总给人一种微妙的感觉。有时候会有人多嘴问:你俩该不会真在一起吧。C会回一句:只是合租住一起啦,想啥呢……
他的身份有点特殊,是个卧底,至于是哪边的卧底,暂时不说。平时就是个高端程序员,牛逼到不用去公司的那种。

D是个叽叽喳喳的人,C总是特别讨厌他这点,“你能装个拉链在嘴上么?”这是C最喜欢对D说的。
“那可不行,跟你聊天可是我人生的乐趣之一。哦,逗你玩是之二~”一看就是D的回应。
虽然总是叽叽喳喳,D却是个货真价实的警-务人员。

啊还有,这两人都有特殊能力,C可以提取他人特殊能力,或者普通的,比如视力,行动力这种也能提取,自用或者授予他人使用都行,认真想的话,其实是个危险的能力。
D能凭空造火并且随心作用,各种意义上的方便。

说这两个人,是因为在某天,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C捡到了A,之前也说了,C是个脑回路奇妙的男人,于是这个男人把A捡回家了。

C特别好心帮A折腾的干干净净,还煮了饭。哦,C是一个会煮饭的男人,D因为这点,总是借口自己不会,又不想外卖,每天跟着蹭饭。

当A醒来的时候,C正在噼里啪啦打程序。完全懵逼的A醒来就不好好呆着,各种闹腾。C也懵逼啊,他被A的行为搞懵逼的,但是又不能随着A闹腾,只得上手了。
然而上手哪能行,A想到了那些伤害他的人,想着想着能力又爆发出来了。

C一看这不行,太要命了,他可不想修房子,多麻烦啊!赶紧用能力,把A的能力给扒拉走了。

于是A从人-形凶-器降级成了不停闹腾的熊孩子。

D这时候回来了,他有点懵逼,怎么个懵逼,都不叽叽喳喳了。
然而也就安静了一会儿。
“C你居然瞒着我有了个私生子还这么大了我真的看不透你了没想到你长得这么人畜无害私底下居然…哎哟。”
“就算你话多,也不要一口气这么多……你刚刚在说什么?”
“哪儿来的小鬼?”

这时候A也安分了,他虽然啥都不知道,但是觉得这两人似乎对他没有恶意,就乖乖坐在床上了。

于是两个大男人跟这娃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A一点反应都没。
这也不能怪A,毕竟他说也不会说,听也听不懂,要不是C和D看出他眼盲,估计还打算写点啥给A看呢。

“C啊,你是不是捡了个聋哑人。”
C上手摸了摸A脑袋,应了句:“不是,听力和说话能力都在,视力不在是真的。”
“废话,这小鬼眼球都没了,要是视力还在就很奇怪了,不过他现在睁着眼有点渗人倒是真的……”
“……”C有点认同渗人这句。

“既然能力在,应该只是没学习吧,今后教他读书写字的重任就交给你了。”D的脑回路其实也有点清奇,虽然结论是对的,但普通人大概不会这么想吧,所以脑回路奇妙也许是能传染的?

C也认了,反正他闲,工作并不忙,孩子又是他捡的,拜托D怎么也说不过去。
“D你过来一下。”
“唔?怎么了?好少见啊你居然不赶我出去…唉你摸我头干嘛??”
“这孩子的能力,感觉很危险,还给他还是过段时间吧,反正你的能力也很危险,先寄放了。”
“我的能力明明很方便好么!!喂等下等下!这能力……C啊,希望你捡回来的不是大麻烦。”

于是A就被C和D给收留了,C每天闲着教A看书写字说话,他虽然是个懒洋洋的人,但是做事情是很有耐心的。
对于渐渐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A来说,C是A的救命恩人,是导师,也是父亲一般的存在。D大概更像哥哥,每天闹腾着跟他一起玩。哦,对了,C和D也不过是二十三四的年轻人,恩……说年轻有为应该更符合。

之后都是些很温馨很日常的故事,如果有机会或许会写,但这是个大概,所以我们要拉快一下故事进度。

之前说过,D是个正儿八经的警-务人员,C是个卧底。如果他们都是同一边的,或许真有很小的几率能成一对儿。可惜他俩不是,一个卧底跟一个正经人合租,怎么想那个卧底都是对面的人

于是在A14岁的时候,C和D正式互相戳穿,然而二人怎么说也是相处很久,就算没有什么特殊情感,普通的友情总该有,况且还有A这么一个存在,总之三人的处境十分微妙。

C是本市黑-手-党的一员,位置可以说是boss的副手。在和D合租的时候,他表现出的是懒散散却又能在做事时十分认真,对周围不在意却总喜欢捡点流浪动物回家,虽然之后都被人领养走了。长相说不上帅的惊天动地,看着很温润却是每个人都会这么评价的。

说真的,D真的想不通这个生活在一起是,明明给他感觉十分温柔的人,在还是黑-手-党的那里时,是个可以面无表情痛下杀-手的人。
况且,C对于A的态度,真的可以说,是D从未见过的温柔。
于是一直叽叽喳喳的D就问了,既然你是个这样杀人如麻的人,为什么对A就能这样?
“一个人作孽太多,总会需要一点救赎的。”
D有点说不出话。

以上这些A毫不知情,三人的生活看似正常,实际上正在不断脱节。直到有一天,C对A说:“有个东西,该还给你了,另外,有东西想送给你。”

C说的一个是A自身原有的能力,另外一个,是C的视力和一块蒙眼的长巾。
“没有眼球看着有点渗人,但是有了视力不睁开眼看不见东西,这个长巾虽然是白色的,但是从里面看过去是透明的,一个朋友的能力可以这么做,就拜托了下,好好拿着,不要弄丢了。”C很难得一下子说了特别多的话。

“以前我以为世界只有红白黑和无尽的痛苦,但其实并不是……”这是很久以后A说的。

这件事后的第二天,A看着C当场被D枪-杀。毫不知情的他除了不断奔跑,不知道该做什么。

D也不敢去抓住A,A并不能收放自如的使用能力,而拥有过A能力一段时间的D十分清楚那是怎样一个破坏力强大的能力。假设能力暴走,没有了C,D一下子不知道谁能阻止A。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但是D并不愿意使用暴力去对待A。
再者,D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孩子。

对于A来说,把他从街头捡回来,教他读书认字的C可以说是他生命的全部。如今要去告诉他,你生命的全部是个十恶不赦的人,该多残忍。

无处可去的A碰巧知道了赏金任务,于是他依靠着自身的能力,一边磨炼,一边赚赏金来生活。

在他18岁的时候,一次回出租屋的路上,遇到了昏迷在路上的E,他本来不想多搭理,毕竟这种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少见。

可是看着E,他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和C。于是A捡了E回家。

E是个看着七八岁的男孩子,一副脏兮兮还营养不良随时要狗带的模样,洗干净的之后还是挺清秀的。

醒来的E看到了在书桌前工作的A,长发规矩的绑成马尾放在背后,刘海一边长长的被扎了起来,眼睛被一块布给蒙住了,然而看他的动作,分明是在写字。

E对比当年的A来说,醒来之后十分的乖巧,他看A在做事情没有察觉,自己也就乖乖坐着看着A,心里其实在想个事:头发这么长的是大姐姐么?可是看着又好像大哥哥……

写完外快的A才发现醒来的E,他一开口,E的第一反应是:哦,是个大哥哥呀。

E身世很简单,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有个很穷困的收养人,是个老爷爷,可惜已经去世。有特殊的能力,可以看到他人记忆并且传输,但是不可控。
A听了挑了下眉,好像是个…恩……有点鸡肋的能力。
“恩……我知道很没用啦…还不如没有。”E低着头,有点难过。
A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抬手揉了揉E的脑袋,恩,软乎乎的手感不错。“抱歉。”

于是A有了一个特别听话的小跟班。这个小跟班还莫名接受了A明明蒙着眼却看得到东西的设定。

之前C和D的事情并没被A遗忘,他不知道事情真相,总想回去报仇,但是他又有点奇怪,到底是什么理由让C和D能反目成仇。
然而C的地位过于重要,A自发性的将过错推给了D,坚持复仇。怎么说,人总有钻进牛角尖的时候。

E作为一个彻底的旁观者,虽然是孩子,但是也觉得这样没头没尾很奇怪,总得调查一下吧,然而A并没有听劝,实际上听不进去才是真的。

中间大概是A和E的一些日常,还有D那边的,D和E因为一些乌龙有点交集,这里就不写了。

之后经历了各种,A找到了D,被仇恨冲昏的A只是一味的攻击,E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A,在他认知里,A是个特别温柔的人,虽然在工作时带点杀伐气,但也是偶尔。

D也难以说出真相,一方面他愧对A,一方面,他在不知道C身份的时候,确实是真的把C当特别特别好的朋友,或者说是更微妙的位置。

E挤在当中,不希望A受伤,也不希望D出事,二人都是他觉得很重要的人。

话说人在关键时刻总能爆发点什么,于是在A出大招的前一秒,急的冒泡的E也爆发的那么一次,那个不可自控的鸡肋能力终于不鸡肋了,反而起了特别重要的作用。

得知真相的A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然而他又不能一下子跨过这个坎,万分气愤的对着无人的一边狠狠打了下去,巨大的破坏力把那边以及更远的地方给毁了个一干二净。蒙眼的长巾也承受不住掉了下来,将A空洞的双眼暴露在空气中。

“大概那个时候死在街头比较好……”

D接不上话,他不叽叽喳喳了,他发现对着A和C说不出话的时候,比对着别人的时候多了好几倍。

“可是老师,没,没有你的话,也没有我了…”E站在A的面前,小小的,矮矮的,抬着头,脸上都是灰尘。

简直比刚刚捡回来的时候更脏。A这么想。

于是他伸手擦了擦E的脸。
“抱歉,我是不是吓到你了。”A缓缓合上眼皮,“我的老师也是个很温柔的人,所以我也一直想像他一样。”

“老师…你是不是哭了。”E抬起双手,轻放在A的眼上。

A其实自从破坏眼球之后并不能流泪。

“恩,该回家了,E。”

占tag致歉,请取关我谢谢

真的大晚上气的肝疼
氪金都抽不出ssr敦已经很绝望了好么
所以已经彻底放弃氪金,佛系肝游戏(但不是bp,谷子依然疯狂在买)
说真的没有敦的任何一张ssr,玩这个手游的意义在哪里我自己都很迷茫了
所以这种专门来我底下留言说自己抽了几张敦ssr的到底什么心理
我都没有到处宣扬留言自己死都抽不到,仅仅只是和亲友吐槽和在主页发发牢骚,也不太喜欢到处加好友
而且就算是发在主页的也就那一条,这一条也不放过我???
以后再也不会发任何敦相关的东西了
本来是打算最近改完涩的粘土,接着改芥川,等敦粘土到了想分享涩敦,太敦,中敦,芥敦,all敦小剧场来着
不了,发个毛毛球!
这个号就用来吃粮了
请取关我吧谢谢!!不要再关注我了!!!
占tag我很抱歉!但这也是最后一次发敦相关tag了
抱歉抱歉(土下座)

因为头发的原因所以就不打任何tag了
脸是自己画的
私设黑敦,以后打算养黑敦和白敦,幼敦有时间再说
头发等敦出荷就去改TAT
这个脸画完之后才觉得迷之色——气(画的时候只是想要点病态的感觉x)
所以就稍微拍了一下😂
辛苦中也出境了,过几天给你买小衣服(土下座)

(另外私设仅自用,请勿借鉴、模仿,谢谢otz)

敦敦!!!!!
爱你啊啊啊啊啊啊!!
祝你生日快乐!!!😭😭😭

那个flag立了跟没立似得👋
现在101了依然没有ssr敦
今天涩涩也坠机
不过生贺还是会画的,不出意外还是all敦
没有ssr敦算什么
我有很多幼敦(瞎自我安慰)

画完惹
等不下雨拿去喷漆
是小天使了TAT

为什么这对小情侣这么美好TAT
为什么小杰这么可爱!!!!!
他大概有这————么好(比划)
后面敦的纯粹是晒晒近期特别喜欢的吧唧和拿到实物意外好看(且特别大)的挂件
就不打tag了